主页 > 电影观看 >
老年代步车生产销售使用乱象调查:多数缺质检报告
发布日期:2022-05-14 09:16   来源:未知   阅读:

  ● 低速电动三、四轮车因为无需驾照、不需上牌等优势,备受老年人的喜爱,因此被大家称为“老年代步车”。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这种代步车不在国家机动车产品公告目录内,属于拼装机动车,即非标三、四轮车,不能注册登记,也不可上道路行驶

  ● 老年代步车带来的安全隐患不容忽视,除了车辆本身的质量问题,部分驾驶人交通安全意识不强,经常会发生闯红灯、逆行等违法行为,引发的交通事故数量也居高不下

  ● 相关职能部门要从源头上加强非标三、四轮车的安全监管,严禁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电动车,电动车及机动车生产企业要严格落实强制性认证(CCC)要求

  11月29日下午,家庭主妇杨兰(化名)熟练地开着一辆老年代步车去学校接孩子放学。在她看来,“老年代步车太方便了,不用上牌,不需要驾驶证,也没有被交警拦下过,还可以快速穿过拥堵路段”。

  杨兰家住天津市蓟州区某村庄,她没有参加过驾驶证培训考试不能驾驶机动车。为了接送孩子上下学,夫妇俩前不久花7600元买了一辆二手的四轮老年代步车。

  尝到甜头后,杨兰只要去稍远一点的地方,都会驾驶这辆老年代步车,她并没有思考过这辆车带来方便的同时可能存在什么风险。

  《法治日报》记者近日采访发现,因为价格低、车辆体积小、便于操作驾驶,像杨兰夫妇这样青睐老年代步车的人并不少。但由此带来的安全隐患不容忽视,除了车辆本身的质量问题,部分驾驶人交通安全意识不强,经常会发生闯红灯、逆行等违法行为,引发的交通事故数量也居高不下。如何规范化管理老年代步车,成为相关部门及各地亟待破解的一道难题。

  河北省保定市莲池区军校广场,平时有很多老年人在此活动,广场路边停放着很多老年代步车。近日,记者前往该广场观察半小时发现,很多老年人驾驶老年代步车在机动车道上穿行,有的行驶缓慢,有的不遵守交通规则,压实线、闯红灯、随意停车,有的连摁喇叭。

  李林(化名)是保定市一名出租车司机,他在路上经常看到有人驾驶老年代步车,无视交通法规横冲直撞,正在直行时突然转弯、变道或者停车,“太可怕了。现在除老年人外,还有许多年轻人也在开代步车,有些是为了拉客赚钱”。

  近年来,低速电动三、四轮车因为无需驾照、不需上牌等优势,备受老年人的喜爱,因此被大家称为“老年代步车”。

  据交通管理部门介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机动车类型术语和定义》等法律法规及相关标准规定,目前市场销售的以动力装置驱动的三、四轮车,凡未经国家机动车产品主管部门许可生产,不在国家机动车产品公告目录内,属于拼装机动车,即非标三、四轮车,不仅有电动型,也有燃油型和油电混合型。该类车不能注册登记,也不可上道路行驶。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指出,老年代步车在法律上没有明确的概念,它是生产销售商为满足老年消费者需要而炒作的一个概念。“如果真正是用来给老年人代步的,按照国家标准,老年代步车实际上应该是指电动轮椅,主要是给腿脚不便的老年人用来代步,而不是用作交通工具上路。而现在盛行的低速电动三、四轮车,又被称为‘新能源电动车’‘低速微型电动车’,已经超过了‘代步’的范围。”

  尽管老年代步车属于非标车辆,但由于生活中仍有不少人使用老年代步车上路,需求量大,因此门店也一直在销售该类车辆。

  近日,记者前往天津、保定等地数家销售电动车的门店探访。在天津市蓟州区一老年代步车专卖店门口,停放着10余辆三、四轮老年代步车。店老板介绍说,三轮老年代步车比较便宜,6000元左右;四轮老年代步车价格略高,1万元左右。除了三轮、四轮的区分外,品牌、电瓶差异也会影响价格。

  在蓟州区另外一家卖老年代步车的车行,店老板告诉记者:“老年代步车每小时最多可以跑50公里,不过大多续航较短,夏天平均50公里,冬天35公里左右,大电瓶可以续航长一些。这种车辆的优势在于代步方便,不用上牌照,驾驶员没有驾照也可以驾驶。”

  记者调查发现,老年代步车不仅在线下可以买到,在线上同样也可以,购买渠道十分广泛。

  在某电商平台,记者输入老年代步车就能检索到很多相应的产品,同样有三、四轮之分,根据品牌和具体配置,价格在几千元至两三万元不等。

  在该平台上一家“飞鸽电动四轮车直营店”内,一辆飞鸽新能源电动四轮车车长290厘米,宽130厘米,高170厘米,车辆总载重1000斤,时速45KM/H,车辆共有4个座位,配备5块铅酸电池,容量为60V70A-60V100A。该车辆裸车价格为11800元,不包邮;纯电款为14800元;油电款17800;空调款19800元(在油电款的基础上加了空调),后面3款的价格均包含邮费。

  “这是老年代步车,不需要驾照,也不需要上牌。”该店客服说。谈及质保和售后问题,客服发了一份盖有“天津市飞鸽电动三轮车制造有限公司”公章的纸质售后担保照片,注明维修、质保以及运输问题。

  当记者询问是否有营业执照时,客服发了一份营业执照副本的照片,名称为“徐州中飞电动机车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经营的是电动车及配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客服告诉记者,之所以售后担保所盖公章的公司与营业执照上的公司不一致,是因为后者为徐州分厂。

  随后记者在天眼查App搜索上述两家公司。结果显示,两家公司都存在一定风险,如徐州中飞电动机车科技有限公司,于2019年11月1日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今年6月29日,该公司因违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认证认可条例》第六十六条,即列入目录的产品未经认证,擅自出厂、销售、进口或者在其他经营活动中使用,被市场监管部门行政处罚。

  另一家“五洲大将电动车”店,其号称“工厂直销,品质保证”,但没有产品质检报告,客服仅出示了产品合格证。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售卖老年代步车的商家均不能出示生产许可证及产品质检报告。有的商家明确表示,北京周边及上海等监管严格的地区不出售。

  据一商家介绍,其销售的老年代步车均为电动车,符合国家规定的电动车生产标准,并且在顾客购买时开具发票。随车附带的生产合格证和收据也能保证车辆的安全性。但具体能否上路、上路前有什么手续需要办理,建议顾客咨询当地交管部门。

  “线上店很少卖燃油类的老年代步车,因为听说有些地区开燃油类的老年代步车是违法的。但如果是电动车,销售情况会好很多,因为一般遇到交警也不会被处理。”上述商家说。

  老年代步车虽然满足了老年人群的出行需求,在上市之后也颇受欢迎,但其带来的交通安全隐患不容小觑。

  公安交管部门2019年曾公布一组数据:近5年来,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高达83万起,其中造成1.8万人死亡、18.6万人受伤,引发的事故起数和死亡人数年均分别增长23.3%和30.9%。

  而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等相关法律规定,老年代步车符合机动车定义,但不在国务院机动车产品主管部门发布的机动车产品公告目录内,无法缴纳道路交通事故强制保险,发生事故后的所有赔偿由车主个人自行承担。

  前不久,有报道称一名71岁的老人驾驶老年代步车,错把油门当刹车撞伤路边行人,造成该行人多处受伤。经交警认定,肇事老人承担事故全责。

  王锡锌介绍称,目前并没有针对所谓老年代步车的国家标准,它的生产是不合规的,加装顶棚、做全封闭的车身等车辆改装操作都会导致车辆的高度、长度、质量超标,而这又可能带来一系列的风险。

  “例如,汽车的质量会影响制动和刹车,超高超宽就只能进入机动车道行驶。这些给驾驶者本人以及其他道路交通参与者都带来了极大的隐患。”王锡锌说。

  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法律系主任郑宁也提出,由于很多老年代步车的厂商缺乏生产资质,采用低劣便宜的零部件,这些车辆本身质量就不高;此外,驾驶员多为老年人,缺乏相关的培训,交通安全意识薄弱;再者,由于无相关保险,一旦发生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难以落实。这一系列因素,都给老年代步车上路带来了安全隐患。

  正是认识到老年代步车存在诸多安全隐患,相关部门及各地相继出台监管办法。但由于老年代步车不仅有电动,还有燃油,甚至油电混动,又确实方便了老年人出行,加之没有国家标准,因此各地治理老年代步车的措施各有不同。

  在北京,今年7月12日,北京市交管局发布《关于加强违规电动三四轮车管理的通告》,明确对违规电动三、四轮车设置过渡期,过渡期截至2023年12月31日。过渡期后,违规电动三、四轮车不得上路行驶,不得在道路、广场、停车场等公共场所停放。违规上路行驶或停放的,执法部门将依法查处。

  在上海,2020年10月9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少本市道路交通事故的意见〉的通知》,要求市场监管局加强对电动自行车生产、销售的监督管理,严禁生产、销售不符合国家强制标准的电动自行车以及老年代步车、改装三轮车等禁止在本市上路行驶的车辆。对违规生产、销售不合格产品的企业,要依法责令整改并严格处罚、公开曝光。

  在江苏,2019年1月19日,江苏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加强电动车道路交通安全管理的意见》,规定对领取临时信息牌的电动自行车和低速电动三、四轮车实行过渡期管理,设置不超过5年的过渡期限,过渡期届满后不得再上道路行驶,国家有相关规定的从其规定。

  除了设置过渡期外,还有的地方直接将违规电动三、四轮车“清零”。如河南省濮阳市明确表示,今年11月30日前,居民小区(城中村)全面实现违规电(机)动三、四轮车清零。

  治理老年代步车乱象任重而道远。受访专家一致提议,从现有的道路条件、设施条件及道路空间分布来看,并没有为老年代步车规划相应的出行路线,因此要从源头上掐断老年代步车,“没有生产销售,便不存在使用情况”。

  “老年代步车没有在工信部备案,就应当属于非法电动三、四轮车,应该禁止销售、禁止上路,如此一来购买的人自然就会减少。”王锡锌说。

  他还提议,工信部门、市场监管部门以及道路交通管理部门应联合监管和执法。如从生产源头上,工信部门应该对厂家的资质进行管理;市场监管部门对产品的质量、销售进行监管;道路交通管理部门对上路的老年代步车进行监管。

  接受记者采访的交管部门也建议,相关职能部门要从源头上加强非标三、四轮车的安全监管,严禁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电动车,电动车及机动车生产企业要严格落实强制性认证(CCC)要求。

  “同时,凡未取得CCC认证证书的电动车产品不得出厂、销售,严查生产、销售非法改装电动车等行为,依法责令生产、销售企业停止生产、销售;情节严重的,吊销营业执照;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依法依规落实电动车召回制度,严格处置违法生产、销售低速电动三、四轮车产品的企业,坚决关停非法生产、销售的企业,查处相关责任人员。”上述交管部门相关负责人说。

  【展现青春风貌,关注青年成长①·一线讲述】常为新、敢创新,青春绽放在乡野

  在湖南省常宁市蓬塘乡易头村,游客手提采摘的无花果从田埂上走过。 在农场,游客尝鲜之余,还可以到稻田中钓虾捉鱼、到蔬菜基地采摘蔬菜水果,体验农事之乐,感知农场之美。

  【科技前沿】祝融号发现火星水活动痕迹 着陆区附近或有大量以含水矿物形式存在的水

  这标志着祝融号在国际上首次实现了利用巡视器上的短波红外光谱仪在火星原位探测到含水矿物。

  从“10000年”到“304秒”,在超算领域的世界前沿,实现这一里程碑式跨越的,就是荣获第26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集体”的之江实验室智能超算研究中心团队。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5月5日召开会议,分析当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研究部署抓紧抓实疫情防控重点工作。 今年以来,全球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新冠肺炎病毒多次变异,隐匿性强,传播速度快。

  继去年以质朴的形象和谈吐走红之后,近日,北京大学的青年学者韦东奕再次登上了社交平台的热搜榜单。

  世界各地面临日益严峻的水资源短缺问题。“测试中较小的通道完全拒绝了盐分子的传入,而较大的通道相对于其他海水淡化技术甚至尖端碳纳米管过滤器也有所改进。

  英国研究人员使用一种广泛存在的蓝绿藻为微处理器持续供电了一年,过程中只使用环境光和水。

  HCA数据已开放获取,全球研究人员可通过HCA数据协调平台,如剑桥细胞图谱、博德单细胞门户和加州大学圣塔克鲁兹分校细胞浏览器访问这些数据。

  5月11日,我国首套国产化深水水下采油树在海南莺歌海海域完成海底安装。

  5月12日上午,在海拔接近4300米的中科院珠峰站,由我国自主研发的“极目一号”Ⅲ型浮空艇平台搭建完成等待发放。

  这是EHT合作组织继2019年发布人类第一张黑洞照片,捕获了位于更遥远星系M87中央黑洞(M87*)之后的又一重大突破。”

  “祝融号在地质年代较为年轻的着陆区发现水活动的迹象表明,亚马逊纪时期的火星水圈可能比以往认为的更加活跃。

  天文学家5月12日公布的银河系中心黑洞首张照片。” 上海天文台研究员路如森说:“通过分析这两张黑洞照片,我们惊叹于环的大小与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预测结果,出奇地一致。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日前批准依托内蒙古自治区计量测试研究院筹建“国家碳计量中心(内蒙古)”,这是该局批准筹建的首个国家碳计量中心,将发挥计量基础支撑保障作用,助力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实现。

  近日,中科院分子植物科学卓越创新中心、植物分子遗传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郭房庆团队在解析植物感知高温分子机制方面取得新进展。

  近日,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热带海洋环境国家重点实验室联合国内外多家单位,在全球变暖上层海洋环流变化的机制研究方面取得新进展。

  5月11日,福建省英良石材自然历史博物馆、中国地质大学(北京)、中国台湾自然科学博物馆和加拿大自然博物馆的学者联合发表论文,描述了两件来自江西省赣州盆地上白垩统河口组的恐龙胚胎化石。

  动物的复杂性状可以分为表型连续分布的经典数量性状、表型间断分布的性状以及其他难以准确度量的动物各类行为和心理等。

  英国《自然》杂志11日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一个机器学习模型可以对大型地震的演化进行准确地实时估测,这个经过训练的机器学习模型能测定以光速传播的重力变化信号。

  《细胞通讯》日前发布的一项新研究表明,当人类在进化上与黑猩猩分离后,DNA发生的微小变化,使得人类更容易患癌。